当前位置:主页 > E潮生活 >英摇滚巨星大卫鲍伊 首创性别跨界舞台角色

英摇滚巨星大卫鲍伊 首创性别跨界舞台角色

2020-08-02   分类: E潮生活   参与: 946人  作者:
英摇滚巨星大卫鲍伊 首创性别跨界舞台角色

今年1月8日,英国摇滚巨星大卫.鲍伊在自己69岁生日当天发行了第25张录音室大碟《Blackstar》,就在前一天,专辑中的单曲〈Lazarus〉音乐录影带正式上线,做为暖身宣传。这些显然经过缜密安排的行销计划,我在网站上阅读后,便暂存在待办事项区,不急着处理,毕竟,还没听的音乐实在太多了。

鲍伊向来是自我行销的高手(这里指的自我行销是一个讚美词),他在66岁生日当天从漫长的冬眠中甦醒, 宣布暌违10年的新作《The Next Day》即将问世,立刻轰动乐坛。

又如,去年底他在纽约推出一齣Off-Broadway音乐剧《Lazarus》,概念上是70年代他主演的电影《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的续篇,剧中囊括了1970年的名曲〈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以降,鲍伊横跨40多年的创作,犹如一卷自我回顾的生涯精选辑。

英摇滚巨星大卫鲍伊 首创性别跨界舞台角色

对于Timing这档事,他向来拥有异于常人的敏锐度,及浑然天成的艺术家预感。他在社会仍与同志为敌之时,骄傲地宣告自己是双性恋;他在「性别跨界」这个词尚未发明出来之前,便将自己塑造成雌雄同体的舞台角色;他在音乐录影带还只是其他歌手对嘴唱歌的宣传工具之际,率先讲究起情节、风格与张力,将MV视为音乐创作的叙事延伸,一种与乐迷对话的崭新媒介。

凭藉丰富的想像力,他把地下文化带到地上,让非主流成为主流,肆无忌惮地将德国电子、放克、灵魂乐、新浪潮、实验剧场、Drum&Bass、华丽摇滚歌剧等素材混搭在一起。

甚至紧身裤开始流行以前,他已经在电影《魔王迷宫》中穿着那条紧到不能再紧的内搭裤了。我们需要一併开启时尚这个话题吗?

KateMoss登上《Vogue》封面的闪电妆,Jean Paul Gaultier替伸展台的模特儿戴上Ziggy Stardust的橘色假髮,Givenchy向鲍伊致敬的黑白条纹夹克,还有日本设计师山本宽斋替他量身打造的葫芦轮廓和服。

英摇滚巨星大卫鲍伊 首创性别跨界舞台角色

事实上,他有一首歌就叫〈Fashion〉,他千变万化的前卫造型带给不计其数的表演工作者灵感;以鲍伊为蓝本,原先藏在衣橱深处那些看似不登大雅之堂的服饰,忽然可以理直气壮地跃上檯面。你不会意外,他是Madonna与Lady Gaga共同的偶像。

正因为总是时代的开创者,鲍伊置身在人数不多的领先集团里,我们晚了几步的人紧紧跟在后面,努力追赶,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前方那个优雅的身影会真的倒下。如今重新检视他过去一年来寓意深刻的作品,原来,鲍伊已经悄悄在跟世界说再见。

1月8日我在脸书贴了一张他的照片,图说为「今天是Bowie 69岁生日」,隔天便攻向台湾的高山,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我们在1月12日中午下山,一群遭冻雨袭击的山林野人几天没洗澡了,兴匆匆乘着小巴士到宜兰的山区泡汤。梳洗完毕,大伙上了车,邻座的队友打开手机接收文明的讯号,他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看到的新闻。

「 大卫.鲍伊死了!」「 谁?」我觉得耳朵一定听错了,上山前他不是才刚过完生日吗?「 大卫.鲍伊。」队友複述了一遍,将手机递给我,萤幕中是香港《苹果日报》的全开头版,画上闪电妆的鲍伊闭起双眼,正是《Aladdin Sane》那帧经典封面,斗大的标题写着:「永远先锋 摇滚巨人殒落」。

小巴缓缓开出温泉地带,驶上蜿蜒而狭窄的山路,地热造成的蒸气将夜色晕染得更朦胧,车窗外是一片缭绕的白烟。

英摇滚巨星大卫鲍伊 首创性别跨界舞台角色

我在座位上试着釐清这件事情的意义,一时之间不晓得该从哪里开始,是高中时以零用钱买下的第一张鲍伊专辑《Outside》,还是他帮Lou Reed与Iggy Pop分别製作的《Transformer》与《Lust For Life》?抑或是Brian Eno帮他製作的柏林三部曲?是〈Space Oddity〉那名无家可归的太空人Major Tom,或是〈Ziggy Stardust〉用左手弹吉他的外星人,还是〈Ashes To Ashes〉音乐录影带里的白面小丑?

是他和坂本龙一在《俘虏》的那场对手戏,还是《Basquiat》里揣摩得唯妙唯肖的安迪.沃荷,抑或是以他的歌曲为名的《丝绒金矿》?提起电影,少不了这几个难忘的片刻:在《海盗电台》片尾听见〈Let's Dance〉,在《纽约哈哈哈》看着女主角搭配〈Modern Love〉在街头狂奔。

或者,是他在Live Aid义唱的〈Rebel Rebel〉、在皇后乐团致敬演唱会和Annie Lennox合唱的〈Under Pressure〉? 还是50大寿邀请Sonic Youth伴奏的〈I'm Afraid Of Americans〉是最棒的一次现场呢?

〈Heroes〉在记忆中甚至不只一个决定性时刻:Oasis的翻唱版、《壁花男孩》的结局、伦敦奥运网球金牌战的颁奖歌。

英摇滚巨星大卫鲍伊 首创性别跨界舞台角色

我惊觉,成长的过程中鲍伊无所不在,他的音乐、形象与精神,渗透在每一个流行文化的场域。他是我们关起房门,背对父母与师长时最懂你的朋友,他教我们接受自己和别人的不同,提醒我们长大的各种注意事项,拯救我们摇摇欲坠的青春期。他是在前指路的北极星,暗夜里恆常地闪耀。

不知从何回溯起,我登上YouTube,点开〈Lazarus〉的MV(歌名意指圣经中死而复生的拉撒路);面容憔悴枯槁的鲍伊躺在病床上,镜头轻抚过他苍白手背上的青筋与老人斑,病重的他唱着:

「 Look up here, I'm in Heaven I've got scars that can't be seen I've got drama, can't be stolen Everybody knows me now.」

秘密与癌症搏斗了一年半,鲍伊在69岁生日两天后过世。预知来日无多,这张专辑是他写给自己的輓歌,也是献给乐迷的告别礼物。而死亡在他强大的生命力压制下,彷彿成为最后一场精心策划的演出,一个最高境界的行动艺术。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太阳城_赌博正规网址下载|本地生活服务|美好的网上交流园地|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娱乐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138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