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B曼生活 >一例一休只是前菜 看病习惯尽快改变吧

一例一休只是前菜 看病习惯尽快改变吧

2020-06-14   分类: B曼生活   参与: 219人  作者:

一例一休只是前菜 看病习惯尽快改变吧

一个让劳资和政府三输的一例一休终于还是跌跌撞撞的上路,赔本生意没人做,因应提高标準的加班费给付,许多原本在假日开设的门诊,在医院考量负担的情况下宣告关闭,调整到週间进行。在国内龙头台大医院开了第一枪之后,势必将有许多医院会跟进,未来民众在週休假日看病,除非急诊,否则只能排在週间生病或请假看病,以往利用週六看病的机会将越来越少。而这些都只是前菜,当做为医疗主体的医师也纳入劳基法之后,医疗服务的冲击将会更大,民众必须及早改变看病习惯以为因应。

民众到医院看病除了医生之外,所牵涉的医事人员还包括行政人员(挂号、批价)、护士、药师、医检师(检验、X光),目前除了医师之外,其他人都是受到劳基法保障的劳工身份,虽然医师尚未纳入劳基法,可是偌大的医院里,光有医师是无法执行业务的。抽血、验尿、超音波、X光、电脑断层、核磁共振、包药、给药这些都是除医师之外的医事人员。在一例一休上路后,医院要给付给医师之外的医事人员的人事成本会增加,但是健保给付额度和标準并未提高,医院又不可能针对週间和週日看诊实施差别待遇的情况下,也只好关闭週休假日的门诊,把原先在假日开的诊,排到週间看诊,减少假日上班人员,自然就少了要额外付担的加班费。

医护人员的服务除了门诊之外,住院病人的查房、手术,都是其业务範围,一例一休之后,週休期间,在健保点数未调整的状况下,病房的护理人员也跟着要减少人力。以往医师对于住院病人都必须查房,在病情发展无分週休或週间的情况下,只要有收治病人,医师就算是休假也要查房,真有事就请同事代替。只是在一例一休之后,以往查房的规定,将变成是医师自愿的行为,不算在工作时间之内。因为以往许多医院週六皆为正常上班,医师查房以及检查进行皆不中断,然一例一休之后,考量真实人力成本,週六将会变得像周日或假日一样只有值班查主治医师查房。

据某区域医院医师表示,一例一休后医院经营者最大的问题在于,一边是要付给医事人员的加班费,一边是健保给的总额限制,这两者的天枰跟本乔不拢,健保又规定医院不能跟民众多收钱,导致有些原本就经营困难的医院更难维持既有服务。就算赚钱的医院想要符合规定,增加人手因应,可问题是根本请不到人。

因为以目前护士的薪资待遇的计算基準,除了底薪之外,还有很大一部份是值班的加给。医院里所谓的「38班」就是指三班制、每班八小时,在医护人员不够,医疗法又规定医院不能拒收病人,而且还要维持到院病人一定程度的医疗水準(否则医疗纠纷赔更多)的情况下,护士加班就变成常态。每个底薪只有二万出头的护士,值班与加班合计,一个月可以领到四、五万。一例一休之后,这种情况将会减少,因为工时超过院方就违法,工时超过,院方也给不起高标準的加班费,就算员工想加班既可赚钱又能够解决人力困扰,而院方也愿意支付高额加班费,但是新版劳基法有明确规定轮班人员必须要有十一小时的休息,员工愿意加钱也不能再这样上班了。正所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减少了「血汗护士」的骂名,但也少了收入。而这些只是对医检和护士的冲击,另外佔超时比重更大的医师一旦纳入劳基法,冲击将会更大。

目前的一般医院医师的薪水计算方式,底薪的高低标準从二万到八万都有,但是加计门诊、手术、医检、自费等绩效之后,月领至少是月薪的两倍到四、五倍都有。这增加的部份都必须是超时工作换来的。所谓的超时并不是指值班、30分钟到院的待命时间,因为以台大医院为例,一个主治医师值班8小时,也只有1000块的值班费(值班不一定有病人),普通住院医师也只有500元。只是根据医疗相关法规规定,医院就是要有这些服务人力。特别是针对产科、外科以及内科这种需要夜间值班且隔天仍需看诊加上进行手术或检查的科别,未来如需满足劳基法的需求,人力的缺口将更加明显。例如某家医院只有两个产科医师,过去可能由此两位医师轮流两天值一次班的方式以过劳的状态服务该院所有产妇,并在白天继续执行例行的门诊以及检查的业务,在新制劳基法下将不能这样做,特别是人力缺乏的科将会出现无人值班的惨况。

据该人士指出,院方对加班费的付出原本就应该的,至少付了加班费但维持正正常运作,只是在新制底下,多出来的加班费是院方付不起的,因为院方跟健保局之间有着医院的紧箍咒,叫做「总额限制」。所谓的总额限制就是健保局每年会根据各医疗院所今年的申请给付额度,订定明年的给付总额限制。例如,某医院今年向健保局申请了1亿,那明年这家医院的总额限制最多就是1亿,健保不会多给。可是问题来了,医院如何能预知明年会生病的人呢?那是不可能的。虽说总额给付是搭着门诊量的限制,但是每个门诊收治的病人情况不一样,100个感冒的病人和100个心脏手术的病人,医院所要付出的医疗成本是不一样的,可是在总额限制下,健保就是只能给这幺多,其他就是医院自行吸收。

除此之外,总额给付的计算方式还有另一个複杂面,因为医院除了要跟自己比,还要跟同业比。例如台南地区有四家区域级医院,这四家去年总共做10亿,假设今年每家营业额都一样是25%,所以今年给这四家的总额就是10亿均分。可是今年这四家里,却有一家特别好,做到了5亿,虽然这一家今年会亏2亿5千万,由于明年的总额是由今年计算出来的,明年将会得到较高权重的总分配额,其他医院则会得较今年少的总额分配比例。所以医院也不敢大意,因为如果今年担心在总额限制底下亏钱,做不到总额,或做输别人,那明年恐怕连赚钱的机会都没有了。因此今年明明已经超标了还是得收,你不收别人收,别人收了他佔总额比例增加,明年就多分一些。

制度的设计没有绝对的好与坏,健保费用是公帑,虽说有大家缴的钱在里面,但是不够了、快破产了,还是要由政府出面维持,当然必须要有机制予以制衡,只是赔钱生意没人做,夹在健保给付和劳基法规定以及医事人员福利的三方考量,医院经营者想少付加班费的作法是可以理解的,没人有权要求院方一定得赔钱经营,因应新的制度和型态,势必要有所取捨,一例一休之后,民众看病是没有以前方便,但也换来医护人员工时缩减,虽说相对收入也减少,却换来更多的自由时间,得失之间,也只有自己衡量。只是医疗业务範围颇大,新制之后势必会触动更多原见规划时所未能触及的层面,未来医师也纳入劳基法之后,问题将更为複杂,医疗服务缩减是必然的,民众看病的习惯必须及早改变,否则也只有自求多福了。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太阳城_赌博正规网址下载|本地生活服务|美好的网上交流园地|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网页版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免费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