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B曼生活 >王良享 油价或见80美元

王良享 油价或见80美元

2020-07-24   分类: B曼生活   参与: 679人  作者:
王良享 油价或见80美元

上周六,沙地阿拉伯正式承认《华盛顿邮报》记者、沙地异见份子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已于一场发生在土耳其沙地领事馆内的打斗中死亡,事后使馆官员并试图掩饰事件,因此沙地已将5名高官撤职及扣押起18名沙地涉案人士。

卡舒吉于10月2日失蹤,美国原油期货价格于10月3日创下4年高位后却辗转回落。至上周五,油价已回跌10%至一个月低位的69.12美元,较卡舒吉失蹤前的75.23美元还低了8.8%。油价未有因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反而下跌,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前以宽容态度对待沙地政府无关係。当然,美国原油库存连升3周亦是油价回跌的另一主要原因。美国能源部数据显示,自9月28日的一周至10月12日的一周为止,美国石油库存上升了2045万桶。

沙地是美国大金主

特朗普虽然最后受共和党内政治压力而对沙地态度转趋强硬,但为了有藉口不强硬制裁沙地,不惜夸大沙地可能购入美国军火总值高达1100亿美元的说法,强调肥水不流别人田,亦不想将沙地迫向死角而投向俄罗斯的怀抱。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组织一份报告,沙地是美国最大军火买家,在2013年至2017年间,沙地购入总值90亿美元的美国军火,佔美国军火总销售额的18%。

特朗普对沙地是投鼠忌器,沙地除了是美国最大单一军火买家以外,亦是美国硅谷中初创企业的巨大投资者。根据美国新闻网站Quartz指出,沙地单在Uber及Lyft的投资就分别高达113.21亿美元及49.15亿美元,其他投资企业包括Magic Leap、Lucid Motors及Virgin Galactic等,覆盖範围广阔,是极愿意烧钱的金主。

特朗普希望将此次「沙地使馆记者失蹤」事件尽量淡化,大事化小,除了因为沙地是美国的多方面金主以外,亦因为美国针对伊朗的「石油禁运令」将于11月生效,特朗普希望沙地能够增产以弥补伊朗原油从市场消失而产生的供应缺口。美国中期国会大选则将于11月6日举行,现在民调指出民主党在众议院的领先优势仍接近10个百分点,此时若油价大幅飙升,必定影响消费及投资信心,故此特朗普必须拉拢沙地,确保油价于大选前不再上升。

油价重要性勿小觑

2008年金融海啸由美国次按危机引发,次按危机的成因除了是屋价不理性上升、银行缺乏风险监控、美国于2004年至2006年的过度加息以外,油价上升亦是一个主要元兇。

美国联储局于2004年6月开始加息,至2006年6月停止,共17次,加幅为4.25厘,同期油价不跌反升,从每桶37美元上升至74美元,升幅达一倍。由2005年9月至2008年2月之间,美国零售汽油平均价格曾经6次上试每加侖3美元后回落,最后于再冲穿3美元后如脱缰野马般,上升至2008年7月的每加侖4.11美元。

超高的汽油价格令消费意欲减低,令投资意欲减低,亦令房价崩溃。2008年7月,美国消费物价指数升至17年半高位的5.6%,美国新屋动工(Housing Starts)从2006年1月高峰期的227.3万间下跌至2008年7月的92.3万间,跌幅达59%。接着,环球金融风暴就在随投行雷曼兄弟破产正式展开。由此可见,特朗普要保衞汽油价格在每加侖3美元以下的决心是毋容置疑,等于说11月前,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冲穿每桶75美元的机会非常低。

油价势守60美元

既然特朗普及美国财长努钦都对沙地採取近乎放任态度以换取沙地增产,那麽油价会否一泻如注,回到50美元?笔者说不。如果大家不是善忘,当记得 2016年特朗普当选后将白宫网页彻底革新,首先来个六大任务(Issues),第一个就是「美国能源优先」,接着退出巴黎气候协议,为的是壮大美国能源企业的同时,亦将当时超低迷的油价托起。根据当时美国能源部估计,至2022年美国将会是能源净出口国,没有油企投资,何来美国能源出口,要油企投资,除了较早前重新准许出口外,当然是政府不成文地保证油价能站立于一个有利可图水平。美国页岩油现今开採成本在50美元以上,若要维持现金流盈利,油价可要高于60美元一桶。

美国沙地同一阵线

2016年2月,美国原油期货价格下跌至每桶30美元,虽然在总统大选前回升至44美元,但仍比2014年高点的107美元低59%。当时大部分美国页岩油及页岩气公司都大幅削减生产及停止投资,原因是开採成本每桶50美元已比售价高14%。更甚者是为数不少的中型油企的债券接近违约,在2015至2016年间就有接近100家页岩油企业破产,高息债券市场泡沫爆破之说此起彼落。因此,托高油价、振兴油企是当时首要任务。

当时的沙地阿拉伯能源部长法利赫(Khalid al-Falih)曾经在OPEC会议前到各美国主要对沖基金取经,学习托市方法。例如在市场上以期货形式沽售实物石油等,可见沙地与美国在不同时点似乎有磨擦,但实际上是「命运共同体」。换言之,美国与沙地在长远角度都有共同托起油价的必要。

决定油价的因素除了是供求、地缘政治风险以外,就是美元滙价。石油以美元计价,因此有反向关係,今年内美元升、油价升的现象背离此长期关係。笔者估计,由现在至美国中期大选,油价难再上,向下调整却会停留在每桶65美元。大选后,若共和党输掉众议院,美滙下跌,油价回升,可达80美元。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太阳城_赌博正规网址下载|本地生活服务|美好的网上交流园地|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贝博app安卓下载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